行业新闻
特朗普为何一错再错
发布时间:2020-04-14
  政府高级公共卫生专家得出结论,他们应该向特朗普推荐新的应对方案,其中包括提醒美国人民注意风险,敦促他们采取保持社交距离、居家办公等措施。但白宫反而将重点放在了信息传递上,又过了关键的几周,专家们的观点才被总统勉强接受——当时病毒的传播基本未受阻止。

当特朗普在3月中旬终于同意建议全国保持社交距离,大部分经济活动因此陷入停滞后,一些最亲密的助手发现他备受打击,灰心丧气。有人说他对危机愈演愈烈感到“郁闷”和“困惑”。他本来把连任的赌注押在了经济上,而现在经济突然变得一团糟。

那名助手说,他只能靠每天的白宫新闻发布会来重拾自信,发布会上,他经常试图改写过去几个月的历史。他一度宣称,自己“早在它被称为大流行病之前,就已经是这个感觉了”;他还在另一场发布会上坚称自己必须做“这个国家的拉拉队长”,似乎这足以解释他为什么没能让公众对即将到来的疫情做好准备。

    在美国发现第一例新冠病毒病例一周后,又过了漫长的六周时间,特朗普总统才终于采取积极行动应对国家面临的危险——目前预计该大流行病将夺去数万美国人的生命。梅彻在邮件中敦促美国公共卫生机构的高层清醒过来,为采取更激烈应对措施的可能性做好准备。

“你们取笑我停课的疾呼,”他在给大家的邮件中写道,该群组自称“赤色黎明(Red Dawn)”,这是一个圈内玩笑,出自1984年的一部电影,讲述的是一群美国人在外国入侵后努力拯救国家的故事。“现在我要疾呼,大专院校也要停课。”

他的声音并不孤单。在整个1月,特朗普一再淡化这种病毒的严重性,把注意力放在其他问题上,而政府内部的大批人物——从白宫高级顾问到内阁部门和情报机构的内部专家——都确认了这一威胁,发出了警告,并明确表示必须采取积极措施。

但特朗普总统没有及时领会风险的规模,也没有采取相应行动,而是着重于控制信息传播,保护经济收益,并对高级官员的警告置之不理。他说,这是个突然冒出来的问题,是无法预见的。

即便特朗普在1月底出台了第一个具体措施——限制来自中国的旅行,但在政府内部辩论中,公共卫生问题常常不得不与政治和经济方面的考虑竞争,这延缓了决策进程,导致向国会寻求更多资金、获取必要物资供应、解决检测试剂短缺,以及最终让大部分民众呆在家中的决定都姗姗来迟。

与众议院提起总统弹劾案之后以及参议院审理弹劾案期间如出一辙,特朗普的反应被他对所谓“深层政府”——正是他的政府中那些拥有专业知识和长期经验的人——的怀疑和蔑视所影响,他们原本可能引导他更快采取措施减缓疫情发展、挽救生命。

特朗普政府内部围绕如何与中国打交道的长期争执,也使决策过程变得复杂起来。起初,不希望在贸易谈判中惹恼北京的想法让病毒问题退居次要地位,但后来,面对21世纪首个真正的全球性威胁之一,在北京面前占据上风的冲动让这两个世界大国之间的分歧进一步加深。

特朗普在疫情应对上的种种不力,也因其平日主宰电视屏幕和全国对话的努力,以惊人的透明度呈现出来。

但对现任和前任官员的数十次采访,以及通过对电子邮件和其他记录的查阅,揭示出许多此前未曾披露的细节,让人们得以更全面地了解在这一致命病毒的传播过程中,特朗普抗疫不力的根由和程度: